近日,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生魏则西死亡事件引起社会关注。随着事件的曝光,“莆田系”医院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,“莆田系医院名单”也开始在网上流传。其中,集团深圳、郑州、成都、武汉等园区所在地均有医疗机构“上榜”。

“魏则西事件”让众多本就名声不好的民营医院、小诊所、门诊部遭遇网友口诛笔伐。我们身边有“莆田系”医院吗?在民营医院、私人诊所就医有何风险?本报通过记者暗访、线人报料,为您揭开部分民营医疗机构那些“不能说的秘密”。集团健卫总处提醒:为了您的健康和安全,请选择社保定点医院就医。

广告宣传:看上去很美

梦幻人流、无痛包皮环切、专治阳痿早泄……在集团龙华园区,无论你上下班从哪个大门进出,都一定看到过有人派发带有类似医疗广告的杂志、传单。低价安全放心、解决难言之隐、助你重振雄风,这些颇具诱惑力的广告词,难免让一些有需要的人心动。在集团其他园区,情形也大同小异。

发放这些地下宣传品的,大都是一些由民间资本设立的医院和诊所,它们身上或多或少都带有“莆田系”的印记。这些医疗机构藏身何处?是否真有广告上宣传的那么美?记者在龙华园区周边实地走访发现,民营医院、私人诊所遍布富士康员工聚居区,一些小诊所号称包治百病、“老军医”藏身出租屋;暗访中还初步发现一些民营医院、私人诊所存在执业证照不全、收费不透明、诊疗过程不规范、医生涉嫌夸大病情等问题。

5月26日下午,记者按照广告指引,来到离园区仅两三站路的某男科医院。候诊大厅空空荡荡,记者在一名护士的指导下填写完就诊信息并交钱挂号,被带至二楼的“专家诊室”。“专家”询问病情后,面色凝重地告诉记者:“正常性爱时间至少要保持十五分钟,你如果只有三四分钟的话,情况已经很严重了。”随后,该“专家”建议记者尽快检查身体,并推荐该院推出的一种降敏手术,称“安全,疗效好”,还要给记者“取样化验”。记者谎称临时有事,不顾“专家”的热情挽留,迅速下楼离开。

随后,记者来到不远处的某妇儿医院,看病患者同样寥寥无几。导医带记者来到妇科诊室,记者留意到,诊室门上显示接诊医生为“妇科主任、中华医学会会员、资深专家,从事妇科诊疗20余年”。进去后,接诊的却是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。记者随口编了几种妇科症状,该医生并未要求检查身体,只表示要先做五项化验,随后打出一张化验申请单,费用两百多元。随后,记者又假称有朋友怀孕四个半月打算引产,咨询到这里引产是否需相关证明,该医生表示“不为难你们,暂时不需要”。      

这些“专家”的说法是否可信?记者一位在市级公立医院从事男科诊疗工作的同学透露,男性正常的性爱时间为三到五分钟,但部分民营医疗机构为诱导患者就医,故意夸大正常性爱时间。记者另一位从事妇科医生工作二十余年的同学则表示,一般情况下,在患者口述病情后,医生应实际查看症状,再视情况为患者开妇科检查或化验单;为怀孕超过三个月的女性做大月份胎儿引产手术,原则上需要患者出具相关引产证明。

此外,记者还在龙华园区南大门外某妇科诊所发现,该诊所门面狭小、设施简陋,且未看到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、营业执照等任何相关证照。记者一位同事反映,松和小学附近某诊所给病人看完病从来不开收费单据,“医生说多少钱就是多少,也不给开病历,万一有啥事一点证据都没有。”

幕后秘密:一切“向钱看”

作为公立医院的有效补充,包括“莆田系”在内的民营医疗机构在分流病人、方便患者等方面确实发挥了重要作用,少数医院还在社会上享有良好的口碑。但是,在强烈、畸形逐利心态的驱使下,更多的民营医院、诊所不惜忽悠患者、侵害消费者权益,饱受社会诟病。在光鲜漂亮的外衣掩护下,往往暗藏着种种无法见光的黑幕。阿兰(应爆料人要求化名)是一位妇科医生,曾在深圳龙华、坂田、沙井等地私人诊所打工多年,诊所老板多是莆田人。她接诊的患者中,有相当一部分是富士康女工。应记者要求,她揭秘了一些民营医院常用的“宰客”手法。

手法之一,是虚假、夸大宣传。这种手法有三个套路,一是通过广告的狂轰滥炸提高其知名度。很多民营医院在医疗水平、医疗设施方面无法与公立医院相抗衡,便通过印刷品、网络、广播电视等渠道大打广告,以“专家坐诊”、“名医指导”等噱头吸引患者。阿兰透露,她在坂田一家只有两名医生坐诊的诊所打工期间,该诊所每月的广告费就高达十余万元。二是故意夸大治疗效果,但对可能导致的后遗症、副作用绝口不提。某些医疗机构大力推荐的背痛神经阻断术治疗早泄、导融术治疗前列腺,早就被国际权威医学组织认定为风险较高,或临床疗效不显著;很多医疗小广告宣称人流手术“技术成熟,绝对无风险”,但无论何种人流,都存在发生并发症、后遗症的可能性。第三是在宣传软文上大肆渲染,刻意把性功能的作用上升到某种高度,或者故意降低阳痿、早泄等病症的判断标准,一些男性往往会把自己的情况和广告比对,进而产生心理暗示,觉得自己不行,想尽办法去“治疗”。

手法之二,是故意夸大病情,诱导消费。阿兰透露,有过性生活或生过孩子的女性,处女膜边缘往往会留有痕迹,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。但在私人诊所,有的医生会忽悠患者,说这是“尖锐湿疣”,向患者推荐激光手术。患者一旦接受手术,痕迹便会消失,纵使事后怀疑受骗也没有证据。再如宫颈糜烂,在有过性生活的女性当中,轻微的宫颈糜烂也是正常的生理现象,但一些民营医院的医生同样会忽悠患者,夸大病情的严重程度,让本来不必花钱的患者为此损失几百甚至几千元。

为了让患者相信无中生有或被夸大的病情,某些医疗机构不惜伪造病历、篡改检查结果,这种情况在妇科B超检查中最为常见。“比如盆腔炎、盆腔积液检查,有的患者本来没有炎症和积液,但医生会在检验报告上做手脚。”阿兰说。在东莞某私人医院呆过几年的一位业内人士透露,他所在的医院,只要患者上门检查,“检查报告单”肯定会有问题,“检查报告都是人工输入的,医生想怎么改就怎么改。”有些女孩没什么经验,以为自己怀孕了,于是去私人诊所检查。医生悄悄把别人的B超结果套用过来,欺骗患者怀孕了,进而说服她做“人流手术”。

手法之三,是没病“制”病。阿兰告诉记者,有些民营医疗机构医生品行恶劣、道德败坏,敛财手法令人不齿。比如,患者在做妇科检查时,一些无良医生在检查过程中故意用宫颈钳夹伤患者的宫颈,人为制造伤口,谎称受害者患有宫颈炎或宫颈糜烂、宫颈癌前病变等,忽悠受害者做检查、治疗。

第四种常用手法,是半路加价。宣传单上几百元的无痛人流术,病人打过麻药上到手术台后,医生称其患有宫颈息肉或宫颈囊肿,要加两千块钱的治疗费,这样的案例相当普遍。某些男科医院宣称包皮环切术只要几百元,但手术完成后医生却和漂亮护士一唱一和,忽悠患者增加治疗项目、提高治疗费用。

第五,是医生无资质行医、医院超范围经营。到深圳打工之前,阿兰虽有内地卫生院数年的妇科临床诊疗经验,但因故一直没有拿到执业医师资格证,却一直在深圳各家大大小小的私人医院、诊所间“畅行无阻”。阿兰透露,很多私人诊所号称有“名医坐诊”,但那些所谓的“名医”其实有很多是和她一样没有取得执业资格的赤脚医生、护士,有些人甚至稍懂皮毛就敢给病人看病、做手术。一些小诊所根本没有取得许可、更无相关资质,却以人流和引产做卖点吸引病人。“去这样的诊所做引产风险很大,病人一旦大出血,医生往往束手无策,转院不及时就会有生命危险。”阿兰说。

“想想过去的八年,就像一场噩梦。”阿兰说,在很多民营医院和私人诊所,医生越是会忽悠、越是心狠手黑,收入就越高、老板也越喜欢。但善良的她很多时候没法对患者“下手”,也一直适应不了这样的环境,最终回到老家,在一家乡镇卫生院当妇科医生。“虽然现在的收入还不到以前的四分之一,但这份工资挣得安心,晚上睡觉都踏实。”阿兰说。

员工:私立医院仍有市场

“本想少花点钱,结果钱没省到,还被宰得更惨。”龙华园区员工小邹在某民营医院的宣传品上看到,该院的割包皮手术只要100元,他不免心动。结果到了医院,医生“刷”地开了一列清单:手术费100元,材料费200元,检查费200元,麻醉药300元;术后消炎一周,每天330元,共花费超过3000元。员工小郑被某妇科医院680元的“保宫无痛人流套餐”吸引,但最终却花了1500多元。

小邹、小郑的经历并非个案。《富士康人》通过微信平台开展的读者调查显示,61.1%的受访者曾到私立医院或诊所看过病;有近79%的受访者反映,自己或亲友去私立医院看病时曾遭遇过医生乱开药、乱开检查项目、故意夸大病情诱导消费,甚至延误治疗、病情恶化等情况。在受访者中,通过熟人介绍、各种医疗广告、网络搜索(如百度排名)和医托这几种渠道选择民营医疗机构就医的,分别占到33.3%、31.9%、26.8%、8%。

采访中,记者了解到,民营医疗机构固然存在各种乱象,但因其宣传力度大、服务态度好、布局灵活分散等特点,在富士康员工中仍有一定的市场。除了像小邹、小郑这样被虚假宣传忽悠的员工外,还有员工认为去民营医院、私人诊所“离住处近,看病方便”、“不用预约、不用排队,节约时间”、“服务热情,环境好”,有部分员工因为医保卡的额度已经刷完,觉得反正去公立医院也要自费,患上感冒之类的小病便选择到附近的小诊所就医。另外,一些患有男科、妇科、皮肤病及不孕不育、性病等疾病的员工,怕去公立医院碰到熟人撞破“难言之隐”,便转而选择民营医疗机构检查、治疗。而很多民营医疗机构正是利用了患者的这一心理,在男科、妇科、性病等专科疾病上大做文章,坑客宰客。

专家:病急不能乱投医

除了以上情形,有些私立医院号称“专治疑难杂症”,对白癜风、糖尿病、恶性肿瘤等顽疾能“药到病除”,一些患者“病急乱投医”,结果往往花钱受罪,甚至延误病情。对此,集团健卫总处彭友林告诉记者,这是典型的虚假宣传。“这些疾病连医疗水平、医疗设备更好的大型公立医院都不敢这么说。疗效吹得越玄乎,就越应该提高警惕。”

彭友林提醒,除钱财损失、身体健康难有保障外,员工在非正规医疗机构就医可能还面临以下风险:一些小诊所抗风险能力较差,收费、单据不规范,一旦发生医疗事故或纠纷,老板可以通过注销或者改换经营企业的方式来规避法律责任,患者维权困难;员工若不在定点医院及下辖的社康中心就医或按规定转诊,既不能刷社保卡,也不能享受集团自保基金报销。彭友林建议,员工如果身体不适,要尽量前往公立医院就诊,不推荐去私立医院,尤其是小诊所。此外,医疗社保卡仅限本人使用,若借给朋友、家人使用,一旦被医疗机构发现,将涉嫌骗保、信用诈骗等违法行为,会严重影响个人信用记录,轻则无法申请各类贷款和信用卡,重则将会受到法律制裁。

“在一些大型公立医院,医托现象仍然存在。”彭友林还提醒,员工去公立医院就医时也要擦亮眼睛,不要被医托带到周边的黑医院、小诊所,有不明白的问题可以直接到医院门诊大厅的分诊台询问导医、护士,并关注医院的官方告示。

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富士康社康中心护士长贺懿萍告诉记者,社会上很多小诊所为节省成本,设备配置达不到标准,而且存在重复利用耗材、消毒不彻底的可能。社康中心主任高海斌则表示,因为竞价排名的存在,通过百度搜索选择医院就医这一方式并不靠谱。员工普遍缺乏专业的医疗知识,往往无法判断一些私立医院治疗效果宣传的真假,在这种情况下最好还是选择去公立医院就医。“病急也不能乱投医。身体是自己的,不能给一些不规范的医疗机构拿来当实验品。”高海斌说。

如何识别医托防受骗?

1.医托通常选择门诊量较高的大医院下手,因其就诊病人多且患者就医心情迫切。

2.医托一般以农村患者、老年妇女、疑难病患者为主要行骗对象,常选择患有不孕不育症、皮肤病、性病、肿瘤等疾病的患者,一般不找急性病、病情严重的患者。

3.医托往往会以患者或患者家属的身份,或冒充“老乡”与病人套近乎,“言传身教”,向病人“友情推荐”某医院。他们的显著特征就是“体贴入微”、“关怀备至”。

4.医托常常打着科研成果、老军医或部队医院等招牌,大肆吹嘘门诊专家如何神奇,同时散布虚假信息,诋毁其他医院的声誉。或者说医院的专家今日在其他医院出诊,可以带病人前往等。

5.“降价促销”这招一般用在家庭经济不好的病人身上。医托声称某家医院治疗作用非常好,费用还可以优惠,推荐病人到该家医院就诊。

6.医托通常会亲自将患者领到所推荐的小门诊,或让其他医托全程“护送”前往,而且能精确告知到达目的地的打车费用。

7.带往诊室后,与医托联手的“医师”会开出一些十分普通、便宜的中草药,以高价卖给病人,获取高额利润。

总之,病人去医院就医一定要警觉,也要留意公立医院的导医、护士所穿是否为该医院的工作服,并在胸部左侧或右侧佩戴印有工号、姓名、所属科室的工牌,以防医托冒充该医院的工作人员。如不慎遭遇医托,要找各种借口逃脱或保留证据,及时拨打110电话报警。


发表评论


全部评论(0)